全球物流大变局下,海运转向空运是暂时现象还是持久趋势?

深度好文 来源:Lucia 作者: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2024-02-23 浏览量:3802
导读:胡塞武装在红海对船只的袭击影响了整个全球贸易,但也激发了物流公司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胡塞武装在红海对船只的袭击影响了整个全球贸易,但也激发了物流公司提出新的解决方案,全球货物流动发生了新变化:货物的运输方式从海运转向包括空运在内的其他方式,尤其是亚洲到欧洲的运输。需要思考的是,这场物流变革会持续多久?



1.红海危机下的全球物流变革


受到战争、政治和气候变化的影响,全球贸易及物流生态系统来到了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


事实上,联合国贸易和发展机构——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已经在1月底发出了警报,对全球贸易不断升级的干扰表示担忧:“最近的红海危机,加上影响黑海航运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以及气候变化对巴拿马运河的影响,已经引发了一场影响关键贸易路线的复杂危机。”

例如,苏伊士运河在2023年处理了约12%至15%的全球贸易,由于红海危机,几家航运公司暂停了他们的苏伊士运河航线,因此,过去两个月通过这条重要贸易路线的贸易量下降了42%。而这批绕过苏伊士运河的货物改经好望角运输,但这不仅使运输时间延长了两周,还大幅增加了运费。

为了缩短交货时间和成本,物流公司推出了连接亚洲和欧洲的创新货运解决方案,作为客户的替代服务。

例如,波洛莱物流(Bollore Logistics)在1月中旬至2月初期间,增加了从中国到欧洲的空运能力,并在1月11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巴黎戴高乐机场之间开通新的每周一班的B777货机。

在1月底举行的季度空运网络研讨会上,Xeneta 的首席空运官 Niall van de Wouw 指出,直到 1 月之前,亚太地区到美国和亚洲到欧洲的空运价格或多或少是平行的,但到了1月,亚洲到欧洲的空运价格开始开始飞速上涨,“通常情况下,假期结束后,航空货运市场会稍作休息,1月份应该是价格上涨较慢的季节。”

虽然不排除有农历新年即将到来,出货量提前增加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受到了红海危机的影响,他提到:“在海洋方面,我们看到了整个太平洋的连锁反应,红海危机下,承运人需要重新部署他们的船只,从而导致了运费的上涨。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空运价格回升如此之快是一个宏观信号:因为海运的不确定性,物流公司使用空运的情况比预期的要多。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van de Wouw还举了一个越南到欧洲的航空出口的例子:

“在圣诞节假期前几周,越南一些服装公司在我们的会议上提到,他们计划使用空运来运输货物。从1月的第二周开始,我们看到了在高峰季节期间也未曾见过的空运货物量。“

数据显示,从越南到欧洲的空运货物量在1月最后一周的货运量比2023年10月底高出12%,而一般每年的10月底是越南至欧洲航空货运市场的旺季。这是红海局势对空运产生影响的最明显的例子。

不过,他也表示,这种趋势不会持续太久:“空运货运量上涨的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一旦海运方面的可靠性提高,即使可能需要多耗费两个星期,这些公司对空运的需求也会减少。

作为佐证,他提出的另一个重要观察,即空运和海运之间的相对成本差异:“几周前,从中国到欧洲的每公斤货物的空运费用要比海运费用高23倍,但现在,由于海运价格上升和空运价格下降,这个差距仅在5到6倍之间。”


2.空运不是唯一选择


物流公司正在寻找不同的选择和替代方案,而不是完全转向空运。

例如,嘉里物流网络推出了欧亚海空及陆空联运解决方案:货物以海运方式运送到位于迪拜的嘉里物流杰布阿里港保税区设施进行处理,再空运到欧洲。

嘉里物流表示:“海空联运解决方案可在16-21天内将货物从中国海港运送到欧洲机场。这项服务的价格比传统空运便宜40%,速度比海运快40%。“

此外,嘉里物流还提供从中国到中亚再到欧洲的陆空、全陆路及陆铁联运服务。其中,陆空联运在15-20天内完成,全陆路运输在20-25天内完成,陆铁联运在25-30天内完成,均比目前类似路线的海运时间要快得多

与此同时,波洛莱物流亚太区首席运营官Stephane Guesnier在一次关于红海危机的网络研讨会上表示,他观察到订单从海运转向铁路,但没有看到大规模转向空运,“不过,仍会有不断增长的空运需求,例如来自汽车行业的需求。”

此外,波洛莱物流全球首席运营官 Loic Gay 指出,红海危机对欧洲的真正影响,是工厂不得不停产:“因为缺乏可用零件,特斯拉等汽车制造商不得不暂停生产。”

Gay也谈到了他们实施的其它解决方案:“除了我们实施的每周包机外,我们还加强了从中国到中欧的铁路服务,在 18 到 20 天内将货物从中国运到欧洲。此外,我们还实施了海空联运解决方案,第一段路程通过海运将货物从亚洲运到迪拜,然后从迪拜将货物迅速运送到欧洲目的地的机场,运输时间约为18至19天。”

由于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Guesnier指出,客户有必要分享他们的订单和货物量预测,以及交货日期和目的地,”有了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在托管时间和优化方面提出最佳的运输解决方案。”

还有一些公司使用空运包机来避免延误导致生产线停工的情况。例如,总部位于丹麦的物流公司Blue Water Shipping最近报道了一项干预行动:将一艘受红海影响的时效性货物的船从哥伦比亚运到中国的一个浮式生产储油船项目中。


由于红海的局势的影响,这批货物被困在哥伦比亚的卡塔赫纳,无法按计划到达中国。为了便于转向空运,出于海关考虑,货物在巴拿马托库门国际机场装载。而货物的目的地机场也更改为上海,因为在航班抵达前几天,它在青岛的原始着陆许可证上遇到了些难题。


总结


总之,尽管对于红海局势推动货物运输转向空运有一些共识,但这种转移的规模和持续时间仍然存疑。随着海运端的可靠性恢复正常,托运人可以轻易回归海运,红海危机并没有对今天的空运产生结构性变化


然而,托运人和物流公司都需要保持警惕,因为这些关键贸易航线的地缘政治局势仍然不稳定,并会继续受到战争、政治和气候变化的影响。


END

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