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空联运需求增长,会成为2024年的新风向吗?

深度好文 来源:summer 作者: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2024-02-05 浏览量:3138
导读:紧急空运需求进一步推动航空货运的恢复势头。

为避开红海袭击的威胁,全球主要的集装箱航运公司基本都选择了继续绕过红海,航空货运量也因此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初步数据证实,一个月前已经有企业将一些从亚洲出口到欧洲和北美的货物改为航空货运运输,以避免延误。


在1月中旬之前,几乎没有明确的迹象能表明航空货运开始取代苏伊士航运进行该区域的货物运输。此外,还有一项备受关注的选择是海陆、海空联运的方式,能够提供比纯海运更快的运输成本,比纯空运更低的成本。


红海袭击发生之后,集装箱航运的价格暴涨。根据Freightos的数据,自2023年12月1日到2024年1月19日,从中国到欧洲的每四十英尺标准箱运价上涨了282%,达到超4700美元/FEU的水平。全球集装箱运价已经超出疫情前的水平,并且持续攀升。1月22日,Freightos的波罗的海每日指数达到3410美元,自年初以来上涨了145%,从亚洲到地中海的即期运价为6500美元/FEU,比一个月前高出160%。即使托运人按照之前签订的合同价格进行订舱,也会因海运公司加收紧急附加费而需要支付更高的运费。


在海运旺季需求正常下滑后,空运货量在一周内几乎增长了25%。根据World ACD的数据,在今年年初的两周时间内,从亚太地区和中东/南亚地区到欧洲的货量分别增长了12%和17%。这一增长比2023年1月同期高出了约10个百分点。


目前,全球空运货物需求同比增长约3%,其中亚洲出口增长6%,延续了自2023年9月开始的上行趋势,扭转了通货膨胀、库存过剩等因素导致的需求连续18个月下降的趋势。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表示,根据距离乘数计算的货运流量在2023年11月份增长了8.3%,这是近两年来增长最强劲的数据,与此前私人数据提供商公布的需求增长5%方向一致。


图片

来源:FreightWaves

根据基准评估机构Xeneta的数据,2023年12月份航空货运需求的增长更为强劲,同比增长9%,将运价推升至九个月来的最高水平。进入2024年,航空货运的运力与2019年的水平大致相当,但需求仍比疫情前低8%,由于燃料和运营成本的增加,运价比疫情前水平高出约40%。


IATA表示,2023年最后两个月的航空货运收益增长了8.9%,这显示出航空公司的货机满载率有所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与2022年的较低基数相比,航空货运的增长主要集中在少数几条主要的贸易航线上,主要增长动力来自电子商务,在旺季期间,消费者选择在网上购买打折商品为圣诞做准备。


据IATA预测,航空货运需求在2022年下降了约3.8%后,2023年同比增长了4%至5%,但预计运力将增加6%至7%,其他机构预测这两项数据的增长速度会稍慢一些。随着中国的客运航空公司重新增加更多航班,预计航空货运的收益将再次下降21%,超过去年32%的下降。然而,IATA的预测是在对红海航运中断之前做出的,红海袭击引发的后续很可能导致航空货运量的增长超出预期。



1.海空联运将取代苏伊士河航线?


红海航线中断的风险持续时间越长,托运人就越有可能将部分亚洲订单从海运转移到空运公司。因为海运承运商的船只不得不绕过非洲南端航行更长的距离,这消耗了更多的运力,进而推高了运价。而较长的航程也意味着港口的船只可能偏离原本的进出港计划,在北欧造成拥堵局面,对此,承运商可能会跳过一些停靠港口自,以保持船只运输的正常进度。返航的空箱回到亚洲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这导致起始地的集装箱出现短缺,对制造商下一批货运的装载和出口造成了延迟。


除了因素外,一旦托运人为了弥补交货时间延迟而不得不增加数周的库存,还要考虑对运营成本的影响。尽管空运运费可能是海运运费的13到15倍,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零售商和制造商会发现,使用空运的费用可能会比额外的库存成本更为便宜。


因为红海局势造成的交货延迟,特斯拉、沃尔沃和铃木汽车公司已经暂停了部分欧洲车辆的生产,据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STELLANTIS集团表示,已经利用有限的空运解决了目前的运输瓶颈。据《金融时报》报道,法国食品生产商达能表示,如果红海动乱持续超过两三个月,公司货运需求将转向空运。


引擎制造商康明斯国际运输执行董事Bjorn Vang Jensen在最新的《货运买家俱乐部》播客上提出,对于每个制造公司来说,目前都倾向于立即使用空运,但使用空运之前还需考虑什么时间之前收到货物、是否考虑铁路或者海陆联运、是否可以延迟选择空运的时机。


Xeneta的分析显示,从中国通过洛杉矶再到欧洲的海陆联运组合可能比会传统的单一海运货空运选择更好,其成本仅为纯海运的2.6倍(每公斤$1.33:$0.52),和通过迪拜的传统海陆联运路线相比,运输时间缩短了五天。目前,通过迪拜的海陆联运成本为每公斤1.61美元,略高于纯海运运费的三倍,运输时间比纯海运缩短了三周。


根据市场分析公司的说法,海陆联运模式的潜在需求增加可能会推动迪拜至欧洲的航空货运价格上涨,甚至超过疫情前的水平。截至2024年1月7日的两周内,该航线的需求与前两周相比已经增长了11%。在正常情况下,这段时间通常会出现两位数的需求下降幅度。


Vang Jensen预测,红海事件的连锁影响至少将持续到今年夏季。即使巴以战争和红海胡塞叛军袭击会停止,航运业仍需要三个月时间来重新调整集装箱船和设备的位置,恢复运输网络的正常运作。


运费对红海局势的反应速度比货运量要慢。跟踪空运货物运输成本的TAC指数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24年初下降后并于1月22日的那周趋于稳定,如今空运费率比一年前同期下降了29%。在2023年的最后几个月里,积极的需求缓和了此前的低迷,12月中旬的运价同比差距缩小至15%。


Freightos航空指数显示,从中国到北欧的每周运价下降了6%,降至每公斤3.34美元。而从中国到北美的每周运价下降了10%,降至每公斤4.84美元。



图片



在以往是淡季的时候,却出现了价格趋向稳定的预兆,虽然自年初以来,从中国出口的空运货物运价有所下降,但从南亚到北美的空运价格上涨了12%,而作为海陆联运的关键中转地中东,空运运价在截至1月21日的一周内上涨了13%。


另一家数据提供商Xeneta在1月19日表示,作为服装行业的主要贸易航线,从越南到欧洲的空运货物量在截至1月14日的一周内激增了62%,需求同比增长了12%,比2023年10月份的高峰周增长了6%。由于运力压力增加,该航线上的空运价格比前一周上涨了10%。


专家表示,由于人们预期中国工厂将在2月10日开始的春节假期关闭,出货量提前增加,这也推动了运价上涨。


据Xeneta称,随着市场逐渐回归到后疫情时代的平衡状态,更多企业在2023年的最后一个季度签订了更长期限的固定运费合同,与物流服务商签订六个月或更长期限的合同占总合同的73%。对于受市场运价即时交易上涨趋势影响较大的一个月合同,托运人的兴趣已经降低。




2.2024年航空货运价格会上涨吗?


2024年对空运物流行业而言似乎会是更好的一年,但全球经济和零售商采购行为的走向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零售商已经完成了疫情后的去库存化,但他们仍不确定消费者的消费力是否在减弱,因此对海外商品订单持谨慎态度,不过,随着跟踪消费需求的工具越来越及时精准,许多零售商正重新开始补货。


与此同时,经济学家表示,各国央行大多已经停止加息,但更为严格的借贷条件所造成的影响尚未完全传播到全球经济。惠誉评级公司(Fitch Ratings)预测,随着消费支出从疫情高峰时期逐渐回落以及失业率上升,预计美国的经济增长将从2023年可能的2.5%下降到2024年的1.2%,中国的经济增长也将低于5%,而欧洲的经济预计将停滞,特别是德国经济将接近衰退。


世界银行表示,预计2024年美国的增长将放缓至1.6%,全球经济将从2.6%下降至2.4%。关键地区的制造业,如欧洲、美国、中国和东北亚部分地区,仍将保持缓慢增长。


美国金融机构Stifel的高级物流分析师布鲁斯·陈(Bruce Chan)总结了对今年的猜测:“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全球空运价格将同比下降约20%。我们认为,虽然空运运价下降并不会那么严重,但仍然会出现明显下降,因为客机腹舱运力正持续流入市场。根据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情况,航空货运的运价要恢复年度增长,可能要等到2025年,但在未来的一年时间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影响运价的走向。


END

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