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德国Conwest总经理王俊文:能源危机叠加通胀压力,欧洲跨境物流市场的危与机!

深度好文 来源: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作者:王永强 Steven Wang 2022-11-23 浏览量:2766
导读:2022年11月10日,晓生全球连线(晓生1+1)栏目,现场直播连线德国的Conwest总经理王俊文先生。百晓网创始人Steven Wang与王俊文先生进行了互动,结合Conwest在欧洲多年跨境电商物流领域的实践探索经验,基于海外洞察视角,洞悉2023年的行业趋势。

2022年11月10日,晓生全球连线(晓生1+1)栏目,现场直播连线德国的Conwest总经理王俊文先生。百晓网创始人Steven Wang与王俊文先生进行了互动,结合Conwest在欧洲多年跨境电商物流领域的实践探索经验,基于海外洞察视角,洞悉2023年的行业趋势。


以下为直播连线现场文字稿实录:





· 欧洲本土电商物流行业现状 ·


Steven Wang:德国Conwest主要做的是末端派送,目前整个欧洲本土的宏观环境,或者说整个电商消费、跨境物流行业到底是什么状况?


Conwest王俊文:从宏观来说,生活物价在上涨。今年俄乌战争开始时,油价翻倍。柴油价格从2022年1月之前的每升1欧元左右,翻倍上涨到2欧元,从今年4月一直持续到现在。燃油价格翻倍,物流公司的成本每公里行程至少多了0.4欧元。肉蛋奶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和2021年年终相比,也是翻倍的状态。


整体上,这边的物价上涨非常严重;德国当地人对未来经济的预期,普遍认为会比较差,这导致他们的消费意愿下降。


Steven Wang:今年整个欧美,尤其是欧洲跨境电商的出口货量下滑挺厉害的,行业里都说现在已经从国内卷到国外了。那现在德国的跨境物流行业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Conwest 王俊文:物流层面上,大家所谓的从国内卷到国外,主要是国外的一些中资背景企业在卷。我们了解到,国内在德国做海外仓的几大巨头,价格一降再降。而欧洲当地的这些服务商,我们所接触的卡车公司、快递公司等,但凡涉及重投入的,普遍都处于涨价的状态,老外这些公司并没有参与中国跨境电商物流服务商的“内卷”。欧洲人在这边做生意的惯有思路,他们不会为了维持规模去牺牲利润。


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赞7


再来说我们最熟的末端派送账号,我们在GLS、DHL、UPS、DPD都拿到了一级账号代理的价格。做专线货代的朋友们都能感受到,他们这几家快递账号的涨价幅度,其实这几年价格变动并没有很大。


2019年初的时候,一个包裹3欧元左右,到现在不过涨到3.4或3.5,在物流方面,这应该是最容易做低价的地方。卡车公司会根据燃油实际上涨来调价,但是快递公司往往会压价格去拼市场。目前国内用得最多的DPD,从19年到22年年中,已经有整整两年维持在不到3欧元的价格,但是在上个月他们也忍受不住了。据我们了解,DPD在2022年整个上半年亏了得有50亿欧元,所以这一次价格涨幅异常大,直接从2.89的一级价格涨到了3.45,这是让人警醒的一件事。2023年DHL也会将固定的燃油价格变成浮动的燃油价格,到时候很多人应该都会收到海外服务商关于DHL的最新报价。


可以想到,未来快递账号的价格还会持续上涨,而且,和德国其他方面消费物价的上涨相比,这点涨幅还是太低,要做好心理准备。


还有一点必须要说的,是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德国每年都会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往年,每小时工资涨幅一般在0.1~0.3欧元,但今年10月份,最低工资标准一下子从每小时10.56欧元涨到了每小时12欧元,这个涨幅在德国近几十年里都是没有的。这直接导致大型物流公司的成本上涨,一个区域的人工成本在1000万欧元左右,非常夸张。


Steven Wang:也就是说,并不会因为现在去往欧洲的货少了,物流需求减少,就会导致价格下跌,反而因为现在欧洲通胀,物价、人力、能源等各方面成本都在上涨,德国乃至欧洲本土的末端配送,卡车、海外仓等成本在增加,价格上涨成为必然趋势。


很多卖家也要有心理准备。今年不是整个行业比较内卷吗?货量少了,空海运价格也下来了,很多人就会自然而然认为,是不是整个跨境物流成本都低了?我刚才听你说下来,从整个欧洲的物流末端来看,反而成本在不断上涨。


Conwest 王俊文:是的,大家感受到整体物流成本低,主要是海运费下降。国内货代在牺牲自己给大家提供低价,非常不容易。


Steven Wang:这不叫牺牲自己,在国内也身不由己。因为公司规模大,成本高,没有货更麻烦。有一定的货量,公司才有现金流,才能生存下来。很多在国内的物流公司并不是说非要做多低的价格,大家都有各自的难处。


咱们主要是做德国的本土物流多一些,欧洲每个国家也都不大。我身边很多都是做FBA、小包的,我感觉今年市场上欧洲的货量应该下降至少3~4成,我想求证一下,从整个德国乃至欧洲范围来看,市场货量下跌大概在什么状态?


Conwest 王俊文:前段时间我们也在想,相比德国别的零售行业、德国本土的电商,我们的降幅是不是差不多。我有几个数据,来自于各家快递公司,可以参考一下。


相比于去年,DHL2022年的业务量跌幅达到一半,这也是为什么DHL从今年开始做FBA末端派送的产品。之前在德国,你要找快递公司做FBA派送,只有UPS、DPD和GLS这三家。DHL今年开始切入,正式推出这一产品,就是因为了解到,他们整体货量的预期相比去年有一半的减幅。如果国内电商的欧洲市场减量是3到4成,那我觉得相比德国这边,整体情况还是比较好的。



· 欧洲市场的去库存情况 ·



Steven Wang:还有一个话题,过去两年供应链拥堵,海运费、空运费很贵,很多亚马逊的卖家或者传统零售商,都拼命往国外备货,现在海外许多国家的库存也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我知道美国现在还是处于去库存的阶段,那欧洲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Conwest 王俊文:这方面我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FBA相关的方面。大家一定很奇怪,2020年的货量相比现在,可能会翻一倍往上,亚马逊爆仓;可是2022年那么惨淡,怎么亚马逊还是爆仓


其中很大一个因素就是:他们的销量不及预期。


亚马逊在安排FBA库容时,也会预测各个listing的销量,这些销量普遍不及预期,导致亚马逊仓库库存不够,才会爆仓。


往年11月、12月应该是货量最多的时候,可是今年货量顶点是在7、8月份。所以,大家在备货这一块,要尽量去减少、控制这方面的风险。


Steven Wang:确实很奇怪,最近欧美很多国家FBA仓都爆仓,送仓都送不进去,或者要排队排很久,但是很多卖家又说,今年基本上前半年不赚钱,后半年赚的也是汇率的钱。



· 保暖设备卖爆欧洲的真相 ·



Steven Wang:欧洲现在已经冬天了,因为天然气短缺,我看中国往欧洲发了很多冬天的保暖套装、蓄电池等,你觉得这是一个伪需求,还是说确实需求很大?


Conwest 王俊文:这确实是一个真实的需求,目前销量都非常好,尤其是电热毯、电加热器、电暖器等。家庭储能的话,储能电池又是另外一个话题,因为最近我们这边纯电商背景的物流海外仓,普遍过得都不太好,但是有一股新生的需求进入,那就是光伏板、逆变器等太阳能相关的配件。目前这部分的仓储需求在欧洲特别多,我们仓库现在整整压了180条柜的光伏板,在等待出货。


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赞7


Steven Wang:我也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今年以来,整个出口行业有几个热点,一个是电子烟,第二个就是和新能源相关的产品,包括太阳能发电、光伏什么的,这个品类非常庞大。还有就是我说的,欧洲为了过冬购买取暖套装、电热毯这些。


Conwest 王俊文:是的,这部分的销量特别好,而且接下来销量还会爆发。相比往常,欧洲国家这个月份的气候要热很多,还没有真正到冬天,大家可以多准备准备。


Steven Wang:但这些现在过去基本都要发空运,可能来不及了。


Conwest 王俊文:对,所以同样建议不要盲目入场。这样的机会,其实早在七八月份的时候,就有很多人看到。当你看到别人都在做,再跟着进去,往往结果会比较惨。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



· 欧洲跨境物流的发展和趋势 ·



Steven Wang:你怎么看待接下来的2023年,整个欧洲市场的跨境电商、跨境物流的发展环境跟趋势?有什么看法或者建议?


Conwest 王俊文:宏观层面的话,我大概分类一下。


先说FBA。在欧洲,FBA市场主要以专线为主,接下来会是一个去快递化的趋势。头程、清关各方面已经趋于稳定,在没有竞争空间的情况下,就要看尾程这一块能否做出创新和优化。这就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事情。


通过我们的直送方案,在成本上,可以做到每条柜比快递省两三千欧元;在时效、上架速度上,比快递快7-8天。最开始这个产品并不被大家所接受,他们觉得价格便宜,那质量一定不如快递好。


但是经过今年旺季我们这两个仓的表现,很多人会觉得直送是更优的方案。因为像UPS,可能需要两到三周才会上架,但我们第二天就上架了。在末端去快递化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很快推出DTM2的方案,目标是在未来一年内覆盖整个欧洲的各个亚马逊仓点。


第二个是海外仓。海外仓一件代发、fulfillment相关的这些,我认为接下来大家的重点要放在本地市场,做本地销售。这一点,谷仓、递四方、万邑通这些企业都能想到,因为本地市场的利润和操作难度远远要好于国内。海外仓经历过中国客户的高要求,再去服务当地客户,和海外当地的一件代发物流企业竞争,是降维打击。


第三个方面,不要把跨境电商物流和传统物流做区分,二者有一个结合的过程。物流的本质都是揽、干、关、仓、派这几个节点,这些节点是共用。跨境电商物流拥有海外供应链物流的整合能力,再回去和传统货代做竞争,也是一种降维打击。


大家接触一些工贸型类的企业,然后去做本地的供应链配送,同样经过电商环境的残酷竞争,出来的玩家都非常有实力。


Steven Wang:你刚才说,进一步优化尾程末端的派送成本,要通过精细化管理、多元化渠道组合,或者一些新模式来达到。


Conwest 王俊文:这部分的成本优化,不再是拿着一天50条柜的货量去找GLS要一个机架——这种模式已经行不通了。而是要理解,末端派送、FBA派送的结构和痛点是什么,做创新型的方案,这样才会有足够的利润,降低客户成本,服务也会更好,形成多赢的局面。


END

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