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品牌出海正当时,跨境物流未来将如何演进?

前沿观点 来源: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作者:内容研究中心 2022-07-11 浏览量:2177
导读:商流的变化和技术的发展使得品牌出海、跨境电商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现下,我国正逐渐从C2G走向G2G,从“买全球卖全球”到“全球买全球卖”,而跨境电商新业态必然要求新的物流业态出现。


微信图片_20220527181045

中信证券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执行总经理  孔少锋 

 

在第五届中国跨境电商物流趋势峰会现场,中信证券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执行总经理孔少锋先生带来主题分享《不畏浮云遮望眼,守得云开见月明》。


1、国际贸易的变化


受到科技技术驱动的影响,近几年国际贸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在疫情影响下,行业数字化趋势愈发明显。而数字化使得国际贸易从集运式的贸易转变成碎片化的贸易,未来将会逐渐转变为颗粒化的贸易,即从原有的传统贸易模式转变成以B2B模式为主导位置,之后则是以颗粒化的B2C模式为主导。


虽然从目前的国际贸易交易总额来看,大宗贸易仍然占据了大部分的份额,但是B2C交易模式由于交易环节少、消费者个性化需求崛起等因素,近年来发展迅速,市场规模从2016年0.6万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2.6万亿元,占比总出口交易额也从2016年的9%增长至2021年的18%,成为中国制造链接全球消费者的重要路径。


同时,受全球科技发展影响,生产的制造形式因此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往,生产制造更多是以流水线、大规模生产为主,如今则变成了柔性生产、柔性制造、批量生产。B2C模式发展迅速、订单碎片化、交易流程变短变快、个性化消费需求逐渐突出等商流的变化最终将都会引起物流的变化。


与传统跨境贸易相比,跨境电商核心优势在于减少流通环节,提升供应链效率。具体来看,一是跨境电商有效缩短了中间商环节,减少渠道费用加成,提高毛利率水平;二是告别传统“集装箱订单”模式,降低了中小企业参与国际贸易的门槛,小规模、多批次交易活跃,利好全球贸易持续繁荣;三是通过积累贸易双方的身份信息、行为模式和能力数据,搭建信用体系,以更好地匹配供需,优化服务。


如今,跨境电商已成为我国外贸重要支柱。跨境电商占外贸比重逐年提高,2021年我国跨境电商规模占进出口比重为36%,跨境电商已经成为我国外贸的重要支柱。跨境电商与传统外贸相比,缩短了流通环节 (B2B),拓宽了消费者触达范围 (B2C),提升了商品全球化流通效率,这对于物流企业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此外,后疫情时代,全球贸易形势持续修复。2021年全球贸易复苏,行业形势开始修复。全球贸易额通常以全球GDP的倍数增长,自2010年以来,这一倍数逐渐降至1倍以下,全球贸易占全球GDP的百分比也从26%降至目前的22%,得益于2021年贸易的强劲复苏,IMF将2021-2024 年全球贸易增长倍数预测值由1.1倍提升至1.2倍。


随着疫情趋缓和疫苗加快接种,世贸组织预计2021年和2022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将分别增长8.0%和4.0%。


此外,海运受疫情影响较小,空运市场逐步恢复。受疫情反复影响,各国家和地区大部分客机,运输仍处于停滞状态,导致客机腹舱运力严重不足,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数据,2020 年国际航空客机腹舱运力同比下降近70%;全货机使用率大幅提高,运力提高近32%,仍不足以抵消客机腹舱运力不足的影响,导致空运量恢复速度缓慢,更多贸易需求转向海运方式。


因此,海运市场受疫情影响较小,据Container TradesStatistics(CTS)统计,2020 年集装箱运输量同比仅下降1.04%。



2、中国出境商流的变化


中国出境商流有其自身独特的底层逻辑。


第一阶段,1999年-2003年,我国制造业处于平台信息化阶段;第二阶段,2004年-2012年,处于交易服务线上化阶段,在这两个阶段,货品控制权和物流权控制方为下游国外品牌商/渠道商,境内主要为代工生产,仅负责按照合同条款进行生产制造。


第三阶段,2013年-2018年,全产业链服务在线化阶段,货权控制方为上游贸易商、工贸一体型工厂;境内根据投放测品结果采购生产商品,负责商品采购生产、销售渠道、履约方式等必要的商业运营环节。


第四阶段,2019年至今,全产业链生态融合阶段。货权控制方为上游品牌商;境内根据终端消费者意见决定产品设计负责把控商品定位、生产节奏、销售渠道、履约方式、品牌运营及客户服务等全链路的商业运营环节。


经历了四个阶段的发展,货权、品牌和制造如今都掌握在我国手中。但是,我们不能只是将目光放在本土市场上,想要服务全球势必要关注海外市场,而这目前处于短缺状态。


随着制造订单碎片化、市场全球化,中国企业要思考的便是如何让自己的品牌成为全球化品牌,在这个过程中,首要的便是将货物运往全球,因此,随着商流的变化,物流将会迎来较大的机遇。


此外,我国逐渐从人口红利时代逐渐过渡到工程师红利时代,未来中国在制造、科技方面将会具有极大的竞争力。随着货物控制权的变化,物流也会拥有更多的机会。


除了中国制造外,跨境电商从B2B向B2B2C、独立站的模式演变,跨境电商卖家向品牌化发展,商流变化对跨境电商物流提出了更高更多元要求。


基于以上两种因素,跨境物流行业呈现出短期承压,长期向好的趋势。


短期变化上,行业短期承压,待边际化改善归于正常化;中期格局上,精品卖家角逐之场,泛品卖家不断淘汰,物流更多是朝着供应链发展,不仅要介入运输环节,更要介入客户的销售体系;长期来看,工程师性价比优势、成本供应链优势、线上营销优势使得国牌出海不断,物流企业需要提供完整的品牌出海综合服务。


因此,跨境物流的演进也可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侧重物流;第二阶段侧重全面的供应链;第三阶段是完整的品牌出海综合服务生态。


现下,中国品牌出海正当时,中国制造的产品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中国产能满足全球需求。随着中国企业在全球进一步扩张,国际供应链需求有望加速提升,因此,跨境物流一定要从服务品牌出海的角度,综合满足品牌方的全面需求。


未来,我国将会逐渐从C2G走向G2G,从“买全球卖全球”到“全球买全球卖”。而从传统的全球贸易和物品流动来看,目前主要还是以传统的大宗贸易和商业快递为主。


在跨境电商新的业态情况下,现有的业态已经很难满足需求,必然要求新的物流形态出现。因此,跨境电商物流也会随着商流发展从C2G往G2G演进。

 

3、国际跨境物流的未来趋势


国际跨境物流行业未来将会呈现出以下几个趋势:


第一,后疫情时代,供应链可靠性与稳定性成为客户选择物流供应商的核心标准。


第二,疫情助推跨境电商发展,跨境电商物流顺势而起。


第三,跨境电商物流直发专线份额稳步提升,未来将会成为重要的业态。
直发专线介于传统的货代和商业快递之间,有极高的性价比。未来通过数字科技的驱动,直发专线领域一定会有新的巨型企业产生。


第四,“最后一公里”更加重要,仓储和配送业务迎来机会。目前,落地配主要有五个形态:一,供应商的形式,成本较高,资源获取较快;二,战略性合作形式,成本较低,资源获取相对容易;三,通过投资、参股建立稳定的关系;四,收购;五,企业重组和发展。从第一到第五个形态,成本逐渐降低,但管控、运营和时间成本逐步提升。



4、中国跨境物流的核心要素


中国跨境物流的核心要素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广深高速、长又长”。


广:业态纷繁多样,服务全球市场。


跨境物流拥有邮政小包、专线、海外仓、以及传统的货代转型等多元产品矩阵,在主体、产品和形态上,处于百家争鸣的状态。


深:深度布控海外资源、掌握核心发展命脉。


物流供应链的稳定性和时效性要求物流企业需要具有极强的资源掌控能力,而在跨境物流领域,谁掌握了核心的资源和节点,拥有了成本优势,谁就具有了供应链的稳定性和时效优势,长期来看,海外基础设施的掌控和本土化运营能力是企业拉开竞争差距的关键。


高:高竞争门槛,重投入,强运营。


首先,真正的物流竞争门槛非常高;其次,所有的资源都意味着高投入,重投入,而高投入、重投入意味着极高的经营杠杆和财务杠杆;最后,高的经营杠杆和财务杠杆意味着物流行业是一个典型的资本驱动行业,需要企业强运营。


速:规模效应抢占市场,构筑深厚护城河。


物流行业市场规模较大,具有典型的规模效应、网络效应和协同效应。企业只有高速发展,快速抢占资源和市场,在有货量和规模的基础上,才能拥有资源和资本去投核心资源,从而挖掘自身的优势,实现降成本,打造市场竞争力。


长:环节多,链条长,对货源和节点的把控决定发展空间。


第一,相对于国内物流而言,跨境物流环节多,链条长,流程更加复杂;第二,中国物流未来的发展道阻且长。即使是行业公认的头部企业,距离国际三大巨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道阻且长,行且将至。虽然跨境物流行业目前正在穿越周期,看似悲观,但在行业外的人看来,物流领域是一枝独秀,潜藏了很多的机会,所以,企业要抓住这些机遇。

 

END

公众号:跨境电商物流百晓生

展开阅读全文